第1948章 卑职但凭二皇子殿下吩咐(1 / 2)

宠嫁 白羽 2378 字 7个月前

宣瀚自打出生起,耳朵恭维话听得不少,是以郑主薄说什么他都不觉得稀奇。低夹了一块牛肉放进碗里,直奔主题,“那日在隔壁镇的客栈里,荷花村的张里正给的东西你准备拿来干什么?”

郑主薄惊得浑身一哆嗦,一时间忘了规矩抬头直视着正在吃夜宵的钦差大人,“殿下,您……您真是神通广大。”

“少拍马屁了,本殿不是神通广大,是碰巧那日本殿也在那间客栈,并且就坐在你不远的地方,听到了你与张里正的对话罢了。”

原来是这样,郑主薄拱手道:“殿下明鉴,卑职收集这些证据,就是想有朝一日能面前殿下,好一并呈交到殿下手时,为百姓申冤,将朝廷官员中的害群之马全都拉下马来。”

“这么说你到是个正义之士了。”

搁下筷子,宣瀚抹了抹嘴,似笑非笑的看着郑主薄。

郑主薄微微垂下眼帘来,语色认正的答道:“卑职虽然只是个末流小吏,但也知道食君之禄为君分忧的道理,是断然不会与那贪官污吏同流合污的。”

“你这般大义凛然,想来对于漳州官场上的乌烟瘴气颇有心得了。”宣瀚又拿起一碗茶来,边喝边看

向郑主薄,“既然咱们见面不易,你就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本殿吧。”

这可是个极好的挣表现的机会,郑主薄虽然心系百姓疾苦,可奈何自己的职位太低,他还是要想办法为自己的前程搏一搏的,唯有有一个好前程,他才能更好的为百姓办事。

“殿下既然这么问卑职,想来也是知道这漳州府的官场是有问题。实不相瞒,往年漳州府的两个大粮仓其实早就破败不堪,老百姓上前的税粮也只是在粮仓里走走过程,就被官府与富绅勾结倒卖出去了。”

“本殿虽然极少涉朝中之事,却也知道,种田的百姓要向朝廷交税粮,地方官府每年也都会往朝廷汇报税粮囤集情况,以防有战事或者遇到灾荒年,百姓有粥可温饱。按你这么说来,那这些年漳州府往朝廷上报的各粮囤集情况都是假的吗”

仅凭他简单一句话的确是说不通,是以郑主薄继续交待,“正是如此,别的州府卑职不知情,但是在沙坪县县令黄祖越手里有一阴一阳两本账册,阳本就是每年秋收过后用过呈交朝廷的账册,而那本阴本则是百姓交粮后,县衙与富绅勾结卖粮的实册。”

阴阳册?居

然有这个东西,“陛下治下严明,岂会出现你说的这种腌臜事?”

“陛下自是圣明无比,但大唐太大了,再强的太阳下也有照不到光的地方。”

郑主薄已经听出宣瀚的声调有些不高兴了,但他的回答仍是不卑不亢。

这个比喻勉强能过关,宣瀚眨了眨眼,又问:“你既是知道这阴阳账本的事,可有法子拿到这阴阳账本?”

郑主薄摇摇头,“卑职无用,这账本被黄县令看管得极严,而且他也知道卑职对他有不忠之心,早就把卑职防起来了,卑职都已经有大半年没去过他的书房了,当值日都只是在值事房办差。”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