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先登(1 / 2)

荒沙主宰 黄火青 2905 字 7个月前

次日,清晨。

日月难得照面。

炊烟为长风扯碎。

百胜军的军议照例与早饭同时进行。

也是此时,洪范意识到今日九月十一,是自己十九周岁的生日。

他随口提了一嘴。

裘元魁赶忙让

饭后,大军出阵。

洪范随军再临城下,见到了端丽城去妆后的本来面目。

整齐严肃的拒马与鹿角成了满地碎木。

浅坑与深濠被大段填平。

就连新筑的木廊也在完成使命后被拆解带回,以节省木料与运力。

放眼望去,自阵前到墙根,只留下荒芜的坦途。

而各式各样的攻城器械正自百胜军中源源不断地推至阵前。

距城头三百步,居中横列两门胜州铸铁重炮。

铁炮左右,五架能将三十公斤石弹投出二百米的六梢砲车两翼展开。

而类似单梢砲这类最轻简的装备数目已然过百,往前列成五排。

巳时差两刻(上午八点半),中军得令,开始压制城头。

一时间,石块穿空譬如雨落。

点将台上,洪范满耳只听得木质摩擦的刺耳呻吟以及砲车复载时的劳动号子。

砲车与床弩的咆哮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

轰碎了三座角楼上的床弩,掰饼般摧折了城垛,将其后躲藏的守军尽数赶到城下。

铸铁重炮亦发射数次,剥落大片城砖,微露出里头淡金色、难以撼动的夯土城体。

而后,六座更为庞大的攻城器械被辅军推上前线。

四台车梯,两座临车。

前者宽有五米、高丈余,可以将梯板直接搭上城头,类似大型云梯。

后者则更夸张。

宽八米,内有五层,顶部与城垛齐高,前部竖着带倒钩的木桥。

一旦此桥放平搭上城头,城墙上下便相当于多了座带保护的楼梯间,士兵可以源源不断上去。

午时(中午十一点),徐云涛下总攻令,亲自持槌击鼓。

六座攻城器械在人力加持下缓缓前压。

这一刻,世界超速运转。

端丽城上号角呜咽。

守军在基层军官的带领下沿步道蜂拥归位,刀剑枪矛须臾林立,如城上之城。

洪范紧随在临车旁,耳边的心跳声比脚下步伐更快,每一下都经沿动脉撼动全身。

临车距城二百步。

上百弩盾兵组散领在前。

洪范见到角楼上大红令旗顶风挥舞,城段上响起许多不同的音色交错堆叠。

他们喊的是同一个词。

【放箭。】

数个呼吸内,箭啸如潮水般波波相接。

临车木板上泛起瘆人的笃笃声。

紧随其后,数十枚石块自城背升起。

借这几日填濠的空当,天风军拆毁大片民居作为阵地,同时以梁柱为材料搭建数十砲车。

飞石交错,命中者十中无一,制造出干脆且沉闷的死亡。

战争以血自证,何为终极之暴力。

临车距城一百步。

洪范不再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他只觉得一幅画卷在面前轰一下炸开,以无法拒绝的姿态挤入视界。

人的呐喊、飞行物的风啸、木石金属血肉骨骼的碰撞与毁坏……

这是听到的。

军靴踏出的烟尘、桐油不完全燃烧的黑烟、卷动的旗、溅开的血……

这是看到的。

难以计数的事情在每一刻发生,过量信息充斥了他的脑海。

洪范无法再思考,只紧随巨械,专注以飞沙偏移石弹。

城池近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